全站导航
历史记录
清空历史记录
    最新文章最新下载推荐文章推荐下载下载排行榜
    未来软件园

    攻略可爱小妖精第5章火爆章节在线阅读

    时间:2020-01-110举报小编:user31

    次日一早,天大晴。

    太阳像是有着万般柔情的散发着自我光芒,好在,冬日里大伙都喜欢这样的温暖。

    唐成子的上班时间是早晨八点,从筒子楼到学校的距离大概需要步行十五分钟。

    于是她七点左右出了门,多余的时间准备去买个早点,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画铺遇见那个男人。

    筒子楼门口就有卖早点的推车。

    老板娘是个中年妇女,这个时间点人并不是很多,只有三三两两走动的人。

    唐成子走过去点了份小笼包子,还要了杯热豆浆。

    老板娘点着头,却也没抬头看唐成子,她正嘴里哈着雾气在同电话里的人说话,一边说着一边给唐成子往盒子里装包子。

    唐成子听见老板娘说:“要一屉小笼包吗?我现在还没空去,要不再稍微等会送过去?”

   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,老板娘停顿了会,接着抬头看着唐成子,唐成子与她目光对视,深深觉得被看的有些尴尬,她悻悻的抬手摸了摸垂在眼前的发丝。

    包子还没好,她只能待在这等着。

    老板娘继续说:“是个漂亮丫头。”

    话刚落又接了句:”好吧,我问问她。”

    随后,老板娘一手压着手机听筒,一边压低声音问唐成子:“丫头,你是叫唐成子吧?”

    唐成子点头,目光露着疑惑。

    对面的老板娘说:“等会你要去学校吧?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带一屉包子给前头画铺里的人?”

    “画铺?”

    “是的。就在学校旁边,你也顺路,对方催的急,我这又走不开。”说这话时,又有客人过来要馒头了,老板娘给装好后接着道:“成不?”

    唐成子眨眨眼睛,这件事情她十分乐意。

    前往画铺说不定还能遇见昨天那个男人,她眼睛瞬间很亮,盯着老板娘手头的盒子:“好的。我帮你带过去。”

    老板娘自然是满脸堆笑:“今天这早饭我就不收你钱了。”

    唐成子过意不去,执拗着想要付钱,可老板娘脾气也是固执的人,说不收便真的不肯收了,板着脸一脸严肃的看着。

    没法子,唐成子道谢后就拎着两份早饭往画铺走,走着走着,心里就开始纳闷起来。

    这老板娘究竟是怎么知道她名字的?

    难不成自己在木屯镇还真成名人了?

    脑海里还没纠结出对错来,人已经站在画铺门口了。

    玻璃门紧紧关着,上头却也没有上锁,好像推门就可以打开一样,透过门瞧着里头,黑漆漆的,也就门口有些太阳的光亮罢了。

    唐成子站在门口有些拘谨,等了大概五分钟,仍旧没有人出来,也瞧不见里面有人走动。

    她咳嗽了一声,再三准备之下才稍许打开嗓子喊了句:“有人吗?”

    里头没有回应。

    只有细微的桌子移动声或者是杂乱的脚步声,距离太远,也听的不是很仔细。

    唐成子又喊了一嗓子:“有人吗?我是来送包子的。”

    耳朵逐渐传来狗吠声,越来越近,唐成子也摸不清楚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,她踮着脚朝着昨儿个二哈待的地方看了两眼,并没有发现踪影。

    等到她回过头来,二哈已经到了脚边,摇头晃脑的,还在摇尾巴。

    唐成子步伐往后撤了撤,顺便将包子护在了腰后,她背手站着,翘着食指指着二哈:“别叫,不然我……信不信……”

    二哈哪里会乖乖听话,冲着唐成子一顿乱叫,还往唐成子腿上使劲磨蹭,蹭得唐成子在画铺门口乱蹿。

    那条橙黄色的围巾在太阳下一颤一颤的,特别显眼的还有唐成子脑袋上的夹子。

    橙色的夹子,是个胡萝卜形状。

    这样的色彩衬极了她的肤色。

    这样的一幕让在二楼窗口的赵陇南看不下去了。

    大清早本来应该是面朝太阳、安心画画的时候,这就给某个女人给打搅了。

    但是,女人的声音细软,又温柔,就像是春天的风一般柔和。

    赵陇南不得不承认,此刻他的内心并不烦躁,莫名有些怪异情绪。

    有可能是他太安静,太孤僻了,好久没有人闯进他的生活了,内心的躁动让他突然的慌神。

    赵陇南还在瞧着唐成子,连身后的罗慕白到来他也没有发现,直到罗慕白开口,赵陇南才暗了暗眼中的神色,重新保持着一贯的冷淡。

    他靠在窗台上,转头看着罗慕白:“有事?”

    “南哥,唐成子来了,也不知道是什么事?”罗慕白说:“还有老虎跑出去了,我要出去把它拉回来吗?”

    赵陇南:“随便。”

    罗慕白也没指望能从赵陇南嘴里听到什么有价值的话,他惜字如金,不太愿意开口说话,除非怼人的时候。

    他挠了挠头发,拿不定主意,也就没走,站在那木讷的不动,顺便听着楼下唐成子的骂骂咧咧。

    唐成子语调并不大。她骂人的时候也是很有江南女人的温婉的。

    “你再叫信不信我告诉赵陇南,让他吊打你!”

    “好了,我给你吃包子还不行吗?”

    “你可别太过分了,都已经第四个了!你胃口也太大了吧!”

    “你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,给你吃饱喝足了,你还瞪我!”

    赵陇南的眉头蹙的更深了,他还挑动了一下眼尾,同罗慕白说道:“让她快走。”

    罗慕白“哦”了一声,走了两步回过头来,想到什么般满脸的恍然大悟,“南哥,唐成子说是来送早饭的。怎么回事?”

    “你问我?”赵陇南僵着脖子,继续盯着窗外。

    罗慕白吐了吐舌头,不敢再说话了。

    因为赵陇南满眼的怒火正在盯着他,罗慕白匆忙下了楼,没有半点犹豫的推门到了唐成子面前。

    他直截了当道:“唐小姐,怎么了?”

    罗慕白一来,二哈就摇着尾巴进了画铺,它的腹部胀胀的,也对,里头装着八个小笼包子。

    唐成子哀怨的盯着二哈的背影,开了口:“卖早点的阿姨让我给画铺……”

    话语戛然而止,唐成子意识到了这间画铺的问题,她探着脑袋,拉低围巾往里看了两眼,“这间画铺是?”

    “我们南哥的。”罗慕白说。

    “赵陇南的?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唐成子有些吃惊,在诧异之余,心里的疑团越发强烈,可是她也没有直接问,而是拐弯抹角的说道:“铺子里就你们两个人吗?”

    罗慕白摇头:“还有三个画手,都是镇上的男青年。”

    唐成子脸上浮现出肉眼可见的笑容,在罗慕白还没有发现时,她又悄无声息的遮掩了去。

    随后,提了提手上的盒子递给罗慕白:“筒子楼前卖早点的老板娘让我带过来的。”

    罗慕白接过早点,看了眼,心里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  以往都是快八点半左右,老板娘收摊了才会过来送包子,这也是赵陇南这么多年的习惯,今儿个倒是有些稀奇了。

    “好,谢谢了。”

    在外头站久了,又没了二哈在脚边转悠,追逐打闹的,一下子站在那后不动弹了,唐成子突然感觉有些寒意,冷飕飕的风穿过围巾往她脖子里灌风。

    今天穿了两件毛衣仍旧抵不住木屯镇这刺人骸骨的冷意。

    唐成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    在打哈欠前她用手捂住了鼻子,也就猛然间瞧见了手腕上的钟表。

    眼下已经七点四十八了,距离上班还有十二分钟不到。

    唐成子也没来得及同罗慕白打招呼就急匆匆往学校跑去。

    罗慕白收回目光,关上门上了楼。

    外头安静了许多,虽然大街上仍旧有人走动,小孩、大人的吵闹声音都有,可赵陇南似乎全然听不见般。

    他架起一副木架子,调了个色就准备开始着手画画,出版社要求的稿件他还没有开始着手。

    对方说是要画出春天的气息。

    这大冬天的无论用什么色调都显得很暗沉,赵陇南自己脑海里还描述不出春天的色彩,也就真的画不出来。

    他调完绿色又换成黄色,甚至是粉色,怎么看都不满意,也压根不知道该怎么画,画什么!

    赵陇南烦躁的将画笔掷在一旁,指尖沾着颜料在画纸上叠了下颜色,依旧不是他想要的感觉。

    赵陇南神情冷淡,没有丝毫表情,他听见了罗慕白的脚步声,也没想回头。

    罗慕白道:“南哥,你的早饭。今儿个老板娘很反常啊!”

    “她走了?”

    “你是说唐小姐?”

    赵陇南没有吱声。罗慕白就当他说的就是唐成子了,“走了。人麻溜的朝学校跑去的。”

    罗慕白又接了句:“老虎好像吃掉了唐小姐的早饭。”

    赵陇南的手滞了滞,没有再接这个话题,而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另外一件事情:“等人来了,通知他们开会。”

    罗慕白点头应了下来。

    等到罗慕白一走,赵陇南就起身去拿了小笼包,包子不热乎了,里头的肉馅也就变得没有那么好吃了。

    他站在窗口往南看,口中慢慢咀嚼着包子,从这儿用望远镜望出去,可以清楚看见筒子楼的状况,包括门口正在做生意的老板娘。

    刚才,唐成子也站在那个方位。

   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,***,一双平底的鞋子,扎了个丸子头。

    她脖子里的围巾亮眼的很,赵陇南一眼就发现她了,直勾勾盯着她看了好久。

    赵陇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为何当时会拿起手机给老板娘打电话,眼下回忆起来,他已经不记得刚才都说了些什么。

    这边的赵陇南在思索着,学校里的唐成子也忙的焦头烂额的。

    也不知道汤校长中了什么邪,唐成子刚踏进学校办公室,就有人通知她,说是汤校长喊她去喝茶。

    唐成子在校长办公室呆了会,全程听着汤校长絮絮叨叨,东扯西扯的,她也没心思去听汤校长讲述的个人事迹,她只记得了一句话。

    汤校长让她做班主任,任职于二年级一班。

    此刻,唐成子坐在办公室椅子上还是有些懵,缓了一会才开始熟悉起来。

    学校让登记学生的家长信息,方便之后联系,从上一任班主任手中移交下来的信息看,就只有一位叫何星晨的学生还没有登记。

    唐成子让人喊了何星晨过来,小家伙刚踏进办公室,唐成子就认出了他。

    她拍了拍身旁的小板凳,“何星晨,过来坐。”

    何星晨迈着小步伐走过来:“唐老师好。”

    何星晨圆润的身躯坐在唐成子身边,他个头矮,唐成子只好低着头,弯着腰跟他说话:“你知道你爸妈的联系方式吗?”

    “不知道。”

    “那要不晚上回家问问爸爸妈妈。”

    “不要。”何星晨冷冷的回道。

    唐成子低头瞅着他,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小孩子的眼里好像含着一汪泪,这样的情景让她心里一阵揪心,“好的,老师知道了。”

    唐成子拿出笔来记了下来,她暂时性的画了个问号,心里却寻思着应该试图先去了解一下何星晨,看他的模样,应该是缺少家庭关爱的孩子。

    这时,何星晨却突然开了口:“唐老师,我想起来了,我不记得电话,只有微信。”

    唐成子看着他:“你说,老师记。”

    “Z123……”何星晨背的极为流利。

    唐成子对照着本子输入了这个微信号码,果真跳出来一个用户,为了证实是否正确,她留了个心眼,问道:“何星晨,你知道微信昵称吗?”

    “一夜暴富。”

    唐成子看着手机,上头确实显示是一夜暴富,她慈眉善目的笑了笑:“老师知道了,你先去上课吧。”

    “老师再见!”

    随后,唐成子试图将一夜暴富添加到通讯录。

    她在验证申请中写道:你好,我是何星晨的班主任唐成子。

    消息发出去许久。

    久到太阳都下山了,西边天完全被夕阳笼罩住了,唐成子还没有收到对方同意添加的信息。

    这件事情直到半夜才有了回应。

    唐成子睡的迷迷糊糊的,翻转着半个身子侧过来睡觉,耳边就听见了微信提示音。

    她伸手去拿起手机看了看,上头显示: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。

    除此之外,一句话甚至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。

    目前是凌晨三点钟。

    许久之后,赵陇南还是睡不着,他看着手机里头的唐成子用户。

    她的头像是一个简笔画的可爱女孩,她的朋友圈一共一百三十二条,十八条是美食,六十条是心灵鸡汤……

    “罗慕白,我失眠了!”

    赵陇南愤恨的丢掉手机。

    相关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