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导航
历史记录
清空历史记录
    最新文章最新下载推荐文章推荐下载下载排行榜
    未来软件园

    朕和她第3章章节在线阅读

    时间:2020-01-110举报小编:user31

    把这句当着挚友的面说出来,才算是真正的心安理得。

    赵谦抱着手臂规矩地敛衣坐好,耐性道:“背上还有好肉?连着这几日梅辛林可都出不来,你怎么治伤?抗着?”

    他侧身,扼袖燃博山炉,炉腹内香料燃烧,烟气从镂空的山形之中流出,缭绕入人袖,二人眉目皆稍稍舒展。

    “十日即好,不需你挂怀。”

    “陈孝若在,你就不会这么说。”

    陈孝二字一脱口,赵谦自己都怔了。

    陈孝死在兴庆十年,东郡陈氏灭族之案上。

    当年张奚为陈望置棺,棺前重笞张铎。其后张铎竟然负着极重的刑伤,亲手替陈望之子陈孝收骨。

    北邙山下有一座无名冢,葬的就是那位曾经名满洛阳的少年英华。

    荒唐动荡的世道上,“英雄”二字往往被拆开来分别追逐。

    英,草荣而不实者。听之便生一种盛极而无果的遗憾之感。陈孝就是这样的遗憾。

    东郡向来出美人,男子也不遑多让。

    陈孝仪容绝世,华袍锦绣,一人一琴,便堪独修《广陵散》,敲石吹叶,即引百鸟竞出。出身家学渊远的东郡世家,却卑以自牧,谦以自守。洛阳城中上至皇族,下至奴婢,无不倾目其容仪品行。以至于他死后十年,仍有仰慕他菁华之性的男女,常至北邙山祭拜。

    至于张铎,又是另外一种人物。

    名门出身,位极人臣。但此人十岁之前的人生是一段讳莫如深的迷,他活在什么地方,怎么活下来的,就连赵谦也不甚清明。而他不喜欢听人评述,因此整个洛阳城,无一人敢窥查他的过去,更不敢将他述于口舌。

    即便他断送陈氏一脉,又亲自为陈孝埋骨。

    面对这一悖行,私斥他虚贪清名?

    可。

    私度他对陈孝尚存悯意亦可,私猜他受制于张奚,被迫为之也可。

    私论众多,但一旦走上铜驼街,却人人匿音儿。

    于是,他堂而皇之地杀人,也堂而皇之地在陈氏灵前受责受辱,其后仍旧行走在洛阳城中,血迹斑斑也劣迹斑斑,令人退避三舍。

    “你与我过不去是吗?”

    直逼眉心的冷言,冲得赵谦猛地回神。

    他忙端茶牛饮了一口,翻爬起身,“我回内禁军营领罚去了,告辞。”说完即大步跨开。

    背后的人头也没抬,“站着。”

    赵谦已绕过了屏风,听到这二字,只好又退回来。但却不肯回头,对着百鸟玉雕屏道:“行,我不该提那个人。不过,他人都死了十年了,北邙山无名冢旁的矮柏业已参天,此一世,他声名再秀丽又如何,结局已定,终不及你。你赢他何止半子,你还有什么执念?”

    谈不上是执念,但却是另一层更为复杂的人间知觉。

    赵谦一袭话说完,换来了背后长时的沉默。

    张铎不言,望了一眼赵谦的背影,仰头啜茶。

    博山炉中的香烟汇集底座升腾的水烟,仙雾一般,缭绕茶席。

    “没话说了?没话说我走了。”

    他跨了几步,转念一想又顿住,回身从腰间掏出一只瓷瓶抛给他。“你们张家的家法没有轻重,我就不用了,拿去理伤吧。比你的蛇胆酒好使些。”

    张铎一把接住,反手即抛回。

    “管好你自己。”

    赵谦悻悻地将瓷瓶重新揣回腰间,抱臂道:“得,梅辛林一年也就配了这么些,都给你了我还舍不得,不过退寒……”

    他又扫了一眼张铎手腕上的鞭伤,犹豫了一时,还是试探着开口问道:“大司马……究竟为何,又羞辱你。”

    茶盏磕案,他抬头与人迎目。

    “我说了,皮开肉绽,心安理得。如此一来也好,虽不是身生父子,我到是算削肉还了父。至此,我不欠张家什么。”

    赵谦脖颈处生出一股寒意,呷着其中意思,半晌无话,等抬头再要张口问,面前已人去茶冷。

    炉中烟灭,极品木蜜(1)的雅香倒是余韵悠长,久久不散。

    ***

    青谈居这一边,也刚刚燃起第一炉香。

    张铎临走时,留了一句话与席银:“观音下无尘,环室内盈香,若有一字差错,受笞。”

    其人言出必行,在铜驼街上,她已经见识过了。

    为此她勤恳地辛劳了整整一日,叠被,修梅,拂扫,擦瓶,终于在日落前停当,点燃香饼合上炉盖,笼着衣袍席地跪坐在鎏金银竹节柄青铜博山炉前。一面***,一面凝着炉中流泻出的香烟,香气沉厚,和乐律里挑卖的那些碎香的轻浮气全然不同。嗅得久了,竟泛起零星的困乏之意,身子一歪,跪坐着的腿就松开了,露出她那双肤若凝脂的腿,寒气下袭,慌得她忙扯衣摆去遮蔽。

    张铎似乎真的没有打算让她活过十日,甚至连正经的衣衫都懒怠打发给她。

    她身上这件男人的衫袍无里衬,一坐下就自然地岔开,稍不留意便流泻出光,遑说她下无亵裤,愣是比娼妓还放浪。然而,那个男人却连一个眼风也不曾扫来,不知是自清至极,还是厌她至极。

    她虽年少,但她看过太多男人对她垂涎三尺,丑态百出的模样。她靠着逢迎这些世俗的恶意存活,供养家中盲眼人,因此她庆幸自己有这一身的皮肉,也不觉得贪图这身皮肉的人恶心,相反,她从来没见过像张铎这样的人,像桐木上的寒鸦一般,对其绝色如此冷漠,好似随时都可以掐起脖子折断一般,毫不心疼。

    昏光敛尽。

    门外传来一声犬吠,席银浑身一颤,忙站起来,还不及回身,门已经人推开。张铎似乎出去过,身上尚穿着公服。

    他并未进来,隔着帷帐看她。

    “你出来。”

    席银不敢停顿,她没有鞋履,赤足踩在石阶上,冷痛钻骨。

    然而她还来不及自怜,就见庭中的那棵矮梅树上挂着一个绳结,江凌站在树旁,手里捧着一根细鞭。

    张铎转身在门前坐下,向江凌伸出手,“抛来。”

    江凌看着席银交扣在一起,惶恐摩挲的脚趾,一时犹豫。

    “江凌。”

    他不轻不重地一声,拎回了他的神。他是什么说一不二的人,江凌再清楚不过。此时只得收起那惜美之心,应“是。”抛鞭。

    鞭风从席银的脸庞扫过,背后的人抬手一把接住,一手捏鞭柄,一手捏鞭尾,平声道:“你先出去,无论听到什么都不得进来。”

    “是。”

    庭中余二者。

    一者衣冠楚楚,一者衫袍凌乱。

    冷冽的梅花香气混着室内幽幽散出的蜜木温香,相互撩拨于昏时的细风中。

    “过去。”

    他抬鞭指向那株矮梅。

    席银双腿一软,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。

    他的鞭子没有发放下来,也没有喝斥她,维持着手臂,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。

    真切的胆寒,清清楚楚。

    他落下手,一言未发,就已经吓得她疾奔下台阶,奔到那颗矮梅下立住,不等他发话,就踮起脚,把自己的手腕朝着那绳结套了上去。

    “我让你吊了?”

    她浑身一颤,慌忙又把手松了下来,手足无措地站在梅花下。

    那真是一副盛大的景色,繁开的梅随风幽静地飘落,天光未尽,为树冠,为树冠下的人,鎏出一层金色的绒毛,她腰间的束带已经松了,长绦扬起,如巨鸟的长尾一般。

    “把袍衫脱了。”

    她闻言,耳根一下子红了。手指猛地抓紧了衣襟,不敢看张铎,更不敢看自己,角落里雪龙沙尖锐地吠了一声,她整个人差点挑起来,慌地扯掉了腰间的束带,与此同时,一包不知是什么东西一下子从她的束带间掉了出来。然而她此时已经顾不上了。

    松大衣襟陡然被风出开,白皮雪肤在昏光之下一览无余。独剩那一身可怜的抱腹,遮蔽着那零星不记的一点体面,她试图用手去遮挡,前面却冷飞一句:

    “不准遮!”

    “好好……”

    她几乎要哭了,一时之间,手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放,索性抬起,慌乱地把自己的手腕往那梅树上的绳结上套去。

    一道韶华盛极之色在张铎眼前绽放开来。

    雪堆出来的皮肉吹弹可破,除了膝盖上淤青之外,没有一丝瑕疵,双腿交错而立,徒劳地想守住什么,却让那丛年轻的荫绒/绒动,摄魄勾魂。乌浓的长发一半垂在胸前,一半散在背后,迎接着偶尔飘落的两三朵梅花。

    只要扬鞭凌/虐上去一道,就能把这一副绝色点燃。

    然而,张铎只是静静地坐在石阶顶,隔十米之距,扫了她周身一眼,手中的鞭子一下一下地拍在掌心。

    “不反抗?”

    她根本不知道他在问什么,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问,瑟瑟地站在冷风里,颤声道:“别杀奴……奴不能死的……公子说什么奴都听……”

    他站起身,一步一步朝她走去,直至她面前,方冷冷地笑了一声:“你怕死?你怕死你敢藏刀弑君?”

    说完,扬鞭照着她的下/身就是一鞭。

    她痛得叫出了声,顿时激起了伏在一旁的雪沙龙。

    “不躲?”

    她牙关乱颤,拼命抓住腕上的绳子,“饶了奴,奴要活着……兄长见不到我,也会活不久的……”

    “呵,谁让你装成这副模样!”

    相关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