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2019年新版跑狗图今天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宫深豆蔻梢(林皎月李宇)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宫深豆蔻梢(林皎月李宇)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宫深豆蔻梢(林皎月李宇)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若问读书为何故?只为真实快乐幸福故。小说宫深豆蔻梢林皎月李宇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带给读者朋友们,皎月脸色一沉,飞快的走过去,一把将韩容华推开,瞧着有些踉跄的那人,居高临下道:“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的人,是韩容华吧?”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若问读书为何故?只为真实快乐幸福故。小说宫深豆蔻梢林皎月李宇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带给读者朋友们,皎月脸色一沉,飞快的走过去,一把将韩容华推开,瞧着有些踉跄的那人,居高临下道:“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的人,是韩容华吧?”

宫深豆蔻梢小说简介

“一个属国进贡的女子做了几天妃嫔,就学会为所欲为了?规矩都叫你吃了么?口舌之利在厉害,见了本宫不也得行礼问安。”
韩容华一时有些畏惧,很快便调整过来神色,哼道:“林妃娘娘这是做什么,我不过是和秦贵人说两句话,您推我做什么?莫不是仗着妃位欺负人?”
“我欺负不欺负人,自有皇后娘娘定夺。韩容华红口白牙一张嘴,定夺不了,就算锋利的能吃人也没用。”

宫深豆蔻梢完整在线阅读

皎月语气十分的严厉,说的特别痛快,这么常时间的隐忍,似乎都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。
“你不过就是‘欺少年穷’罢了,我一时位份在你之下,难道就没有赶超的时候么?”韩容华眼睛一瞪,毫不退却。
皎月冷笑一声:“该是有的,可是什么时候?本宫帮你算算。是一年两年,十年二十年,还是下辈子?没做到的事情,就像是茅厕里的屎,说出来也不嫌臭的慌。”
“谁说的话,这么难听,一点妃嫔的样子都没有。”
身后一声婉转的声音传来,寻声望去,只见琳琅夫人珊珊而来,身姿美好,容貌俊美,声音细语:“林妃怎么也开始口不择言了呢?”
皎月欠了欠身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口不择言是慌乱之下说出来的,我说的每一句话,却是我仔细想了之后,方才说出来的。琳琅夫人若觉得哪句不合心意,大可不要去听。”
琳琅夫人瞥她一眼,冷声道:“要是按你这么说,说什么都行,那后宫还有规矩么?怎么,你口口声声用规矩去压别人,到了你这就不好使了?”
皎月一扬下巴:“规矩都是人定的,夫人可以去皇上那说,也可以去皇后那说,谁若是降下责罚,我自然老老实实的接受,但若是没人说我做的不对,却有人一口一个帽子往我身上扣,那也是做梦!”
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。夫人若是听的懂,便听着,若是听不懂,就当我没说。”
“咬文嚼字倒是厉害,却没了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。”琳琅夫人不怀好意的说道:“一人名誉,累及全家。”
皎月忽然笑了,笑的很不屑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不劳琳琅夫人费心,若真有一日,皎月连累家人,那便一条白绫,直接了结了自己。但便是我死后,也要死死缠着害我之人,不魂飞魄散,都誓不罢休。”
她说完之后,反而平静了下来,欠了欠身:“臣妾告退。”转身就走,脚步急促,***都飞扬了起来。
这是皎月穿越而来,最痛快的一天。
她顾忌了很多,顾忌这个,顾忌那个,小心这个,隐忍那个。
可却忘了一点,穿越而来的命,本来就是白捡的,既然是捡来的,多活一天都是幸福。
既然是这样,何必委曲求全的过呢?没意思。
皎月走的匆匆忙忙,碎发胡乱的落了下来。
秦贵人自然急急地跟着,却见她忽然停下了脚步,就站在湖边,风吹的她青丝飞扬,***摇曳,仿佛要乘风而去。

宫深豆蔻梢免费在线阅读

皎月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皇上虽然未曾来启祥宫,却时常留宿坤宁宫,这正是帝后和睦的表现,帝后和睦,乃是后宫幸事,我自是高兴都来不及呢,琳琅夫人不要觉得高兴么?”
这一个月里,除了皇后那,就是卫曦月那,但总的来说,还是皇后占了上风。
琳琅夫人就算是在骄纵,也不敢直接说不期待帝后和睦,虽然有不忿,却未说什么。
皇后嘴角的笑意浓厚了起来,挥了挥手道:“都下去吧。”
外边秋色正浓,如同徐徐展开的画卷,整个紫禁城的上空,艳阳高照。
秋日特有的凉意从耳畔划过,像是女子的吴侬软语。
皎月将吹起的秀发别再耳后,瞧着走在自己前面的两个人。
韩容华与安常在走在一起,她忍不住有些絮叨:“皇后娘娘身上的衣服也很好看,但是我还是更喜欢艳丽的颜色,只是以后没的穿了,哎……”
安常在笑着道:“容华貌美,什么衣服都穿得出来,只要梳妆上仔细一些,还不是艳冠群芳。”
韩容华一听,摸了摸脸蛋,嫣然一笑:“也好,还是安常在知道的多,都是皇后娘娘教的好。”
两人交谈愉快,说说笑笑,脚步也轻快了许多。
相比之下,皎月和秦贵人就安静了许多。这个时候秋光正好,御花园里面三三两两的菊花,融融恰恰紫,暗暗淡淡黄,一眼望去,仿佛是春天一般。
桂花也渐渐要开放了,清可绝尘,因为还未绽放,白色的花骨朵,格外的素雅。
如此美景,自然要欣赏一番。随意的在假山后的鱼池边停下,手中捏着鱼食,看着鱼儿跳跃取乐。
“林妃,琳琅夫人,生生压住了一头,皇上赐封号的时候,怕是忘记了林妃娘娘。”
韩容华掩嘴笑着,眼梢都是媚意,声音之中,多了几分高高在上的调侃意味。
安常在垂眸,她也是官宦子弟出身,后来家中败落才做了丫鬟,否则也不会有才情到让皇帝喜欢。
她素来是看不上皎月的,只觉得是破落户出身,不比她强,故而听见韩容华取乐,抿嘴一笑:“韩容华说错了,林妃娘娘是皇上的心尖上人,不是忘记了,只是没想起来罢了。”
两人说着,哄然大笑。
秦贵人脸色一变,就隔着一个假山,她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冲了出去:“皇后娘娘常说,入了宫,就得守着规矩,尊卑有别,韩容华不该在林妃娘娘面前放肆。”
韩容华玩味一笑,手上的护甲十分的明亮,闪着寒光,她招了招手:“原来是秦贵人,过来说话,离的那么远,怎么好说话?”
她的位份比秦贵人高出四个等级,秦贵人哪里敢不去,错着步子往前走。
刚到跟前,她便伸手捏住秦贵人的下巴,讥讽道: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秦贵人,怎么成了贵人,就忘了身份?”
秦贵人瞧着那锋利的护甲,一时有些害怕,说不出话来。

小编点评宫深豆蔻梢

宫深豆蔻梢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最新倾力写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。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